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教育>知识扩展>正文

云水风度 松柏襟怀——林则徐书法赏析

2014/9/22

林则徐是我国近代史上挺身而出,抵抗外国侵略的民族英雄。他所领导的虎门销烟也被誉为人类历史旷古之举,永载史册。然而大家都知道虎门销烟,知道林则徐是位杰出的政治家,但对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还不是太了解。今天由我为大家介绍林公的书法作品,从另一个侧面丰富林则徐其人。

 

林则徐在清代书法家中占有一席之地。与他同科的进士程恩泽曾称赞他:“君昔解褐衣,书名倾一时;书自柳颜入,自将堂堂旗。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林公虽身穿粗布简衣,但他书法的名气却是让人倾慕敬仰的;他的书法学习于唐代书法大家柳公权,颜真卿,后又形成了自己风格。”

 

 

 

我馆共收集珍藏有林则徐真迹13幅,大家请看这幅清代纸质八言对联属于国家二级文物,装裱总长195厘米,横长39.6厘米;书心纵长162.3厘米,横长32厘米,重181克。联文:赤壁泛舟 七月既望,兰亭修锲 暮春之初。此联将《赤壁赋》与《兰亭序》两篇传世佳作杂然柔和于一体,反映了他较高的文学修养。整体上笔法沉稳有力,风格丽雅。

传统的书写方式是右边为先,故右边为上联,左边为下联,从结束字“望”和“初”字来看也符合传统对联的基本模式:仄起平收,对仗的原则。我们通常把上联为天,下联为地。在中国古代哲学中天为运动主刚健,主变化;地为静止,主柔顺,为厚重。所以本副对联在行气和字形变化方面也基本符合天地本质的特性,上联在字形上求大小粗细的变化,下联尽量求厚重平实。

首先我们看上联,对联中第一个字是“赤”字,赤字上面的“十”字是本副对联的起首笔划,在古人的心目中起首有统领的意义。故把起首的“十”字写的肥厚一些,起到点睛起首之意。

在书法艺术通篇书写的规律中,每个字所占的空间是相对一样的,故笔画少的字就要写的粗狂些,笔画多的字,每一笔就写得相对细一些。例如在整幅对联中“七“字是笔画最少的一个字,笔画写的很粗犷。此联中“辟“字的书写,就显得纤细些。这也是书法艺术里常见的规律之一。

汉字的造字方法主要有:象形、形声、指事、会意等意义。林公在书写过程中也用到了“以像取意”的方式。例如此篇对联中“月既望”这三个字的基本意思是:古人称农历十五的满月称望,农历十六的月亮是月亏之初,做作“既望”。“既望月”既为亏损的月亮,所以在这里把“月亮”的“月”字左边的一撇在笔画取形上用了国画中的“皴擦”的手法故意写损了一半。“望”字里的月字偏旁里也是特意安排这样写,而且,为了突出“望月”的意境,特地把“望”字写的很倾斜,有翘首盼望的意思。再看“泛舟”二字,“舟”字的取形,笔画轻盈。“泛”字更是叫绝,大家仔细观察会发现“泛”字的书写,内紧外松,犹如船夫摇动双桨前行。整句上联出自苏轼的《赤壁赋》。字里行间不难体会到作者七月十六乘坐小船泛游在赤壁山下,与大文豪苏东坡感同身受的情景。

再看下联,我们刚才讲过下联为地,主静止为厚重,平实,所以下联字形的变化相对于上联来说是少很多的。就拿对联中笔画最多的“锲”字和笔画最少的“之”字放在一起比较,它们在粗细上的变化并不明显,做了对等的处理,这些都是为了配合下联属地为厚重平实的原则。在一副对联中,林公都做了细致入微的字形处理,可见他高深的书法修为。下联的内容出处于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,暮春指的是农历三月,修禊,源于周代的一种古老习俗,即农历三月上旬“巳日”这一天到水边嬉游,以消除不祥,叫做“修褉”。 后文人饮酒赋诗的集会,也称为修禊。上联描绘出农历三月初,文人骚客相约兰亭饮酒赋诗的场面。 

书法艺术作品是中华民族的国粹,一件品位高的书法作品,往往是由四个方面的因素有机结合而成,即“书法、章法、文采、印章”。故称之为“四绝”。 林则徐虽然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,但不可否认的说他同时是集“四绝”于一身的书法大家。上面我谈了他的这幅对联的书法、章法、文采,接下来谈谈他的四绝之“印章”。

本幅对联有四个印章都是繁体字:一是在作者名字的下方两枚:林则徐字少穆印、俟村退叟。二是在左下角空白处的两枚印章是收藏、鉴赏印。

主要看看臣林则徐字少穆印、俟村退叟两个印章一个阴刻一个阳刻,采用冲刀和切刀的手法完美结合,一步一个脚印,犹如书法中的涩笔,遒劲凝炼、厚实稳健。

晚号“俟村退叟”的内容更让我们意味深长,俟,等待之意,叟,老人,完整翻译:退隐的老人在村中等待。这句话好像只说了一半,林公在等待什么呢……他也许是在期待皇帝的赦免和重用。再用毕生余力奉献给大清和大清的百姓。通过这枚印章不难看出晚年的林则徐虽然被贬流放,但依旧有着一颗忧国忧民的赤子之心。

通欣赏这一幅幅对联,我们可以看到,林则徐的书法脱胎于颜柳,点画运笔,间架结构,都有一种清新秀丽之态,以欧阳询书法为形质,严谨中有灵秀,他的晚年作品则多渗有苏东坡笔意,写得厚重沉稳,形成了自己严谨正派、遒劲刚烈、清秀舒朗的风格。

古语有云:书如其人,以字明志,我们通过林公宽博舒朗的字体文法,深感到他的厚重的文人情怀,也就是这样的文人情怀造就了他伟岸的一生,不由耳边再回荡起那气壮山河的诗句: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!(李婷婷



电话:0769-85512065 传真:0769-85527770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解放路113号 Copyright @ 2002-2017 鸦片战争博物馆 版权所有 备案/许可证编号:粤ICP备12010561号-1

您是第 3814496 位到访者